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至尊彩票登陆 > 留萌市 >

秋游北海道爱上那些不起眼的小店

归档日期:04-23       文本归类:留萌市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秋天,我再一次来到了北海道的旭川。这里虽是北海道第二大城市,可更像一个宁静闲适的小镇,大概是紧靠大雪山的缘故吧,空气清甜得让人差点醉了氧。时间,在这里变得十分舒缓。

  旭川是个好玩的地方,这里有海拔2291米的北海道第一高峰大雪山旭岳,在日本是最早能看到红叶的地方;有因适合北极熊、企鹅生活的原生态环境而闻名的旭山动物园;有美轮美奂的雪之美术馆,这里所有内装饰都以冰雪为题;当然也少不了工房加藤拉面、男山酒造等不容错过的吃喝的好地方。除了这些,我依然奢望能看到一些更有趣的东西,没想到,愿望竟然很快就达成了。

  从雪之美术馆向北开车不到10分钟,路旁便有牌子显示这里地名叫做“北之岚山”,这个非常京都的地名勾起了我的兴致。我发现,这里整片区域好象是一个林间别墅区,风格迥异的房屋不规则散落在山丘和坡地上,道路从一幢幢小建筑间蜿蜒穿过,路上看不到一个行人,也没有往来车辆,从静立在路边的路牌,我得知这里每一栋房子都是一家独具特色的店铺,“千寻窑”、“陶艺POTTA”、“染色艺术草创”……原来误打误撞地到了一个艺术体验区,马上找地儿停车,一行人逛将起来。

  走到一幢门口赫然挂着“溪雪窑”的小楼前。看店名这应该是家陶瓷小铺,推门往里进,却没有听见惯常的“欢迎光临”。正纳闷呢,忽然发现迎面摆满五颜六色杯盘瓶碗的大展台上立着一个指示牌,上写:“本人外出中,参观请自便,有需要的线。”老板真是随性,这么大的店就如此敞开大门,任来访者随便看随便摸。面对一屋子的手作陶瓷器皿,我走不动道儿了,看哪个都想要,真想一揽子都划拉到自己包里!但迅速脑补了这些物件打包、装箱、托运的场景后,便清醒了过来,只能美美眼睛啦。正想着,店铺深处的后门吱扭一下子打开,晃悠进来一位睡眼惺忪的大叔。

  大叔看到屋里居然有几位客人,条件反射般道出了“欢迎光临”,打过招呼后,便走到一个权当是柜台的箱子后面站定,把玩起几件陶瓷小碟子,不再关注我们。我试着跟高冷的大叔搭讪,问了一句这些器物上的花纹是画上的还是烧制时自然龟裂的。大叔发现我真是对陶瓷感兴趣,眯缝着的眼睛迅速瞪大了,马上热情地给我介绍起来,语速之快、信息量之大令我猝不及防。大叔大概是憋坏了,我感到了他渴望与人交流的强烈意愿,但飞快的语速使我对自己的日语听力顿时失去了信心,我只听清楚了几个主要的词,大致意思是这风格的作品最早自法国引进,都是手工制作,花纹是自然烧制而成云云。

  大叔的热情还在燃烧,我只得十万分不舍地离开,不能用“您说的啥?我没听懂”伤了大叔的心啊!

  出了溪雪窑,向左手方向上坡走了不远,便看到了一座清水混凝土建筑的3层小楼。在日本,玩清水混凝土的谁也比不过建筑大师安藤忠雄,他的成名作住吉的长屋,著名作品水之教堂、光之教堂简直是百看不厌。而眼前的小楼,居然让我看出了大师的味道,不觉好感度瞬间上升。门口的牌子上写着店名:BROWNBOX。这是家什么店呢?带着好奇心推门而入。哇!这不正是我一直在寻找的高桥工艺木制小物的店铺吗?

  几年前,出身旭川、生活在北京的好友楠本女士曾给我介绍过旭川的这家木制品作坊,并送给我一只这个店的招牌作品——KAMI杯,据说是用旭川当地产的一种“栓树”的木材制作而成,那杯子润滑的材质和不足两毫米的厚度,使得每次用它喝水时自己的手和嘴都有受到了莫大的褒奖,真是爱不释手。后来我在日本到处找寻,而就算在北海道首府札幌,都没能找到卖这个杯子的店铺,却不想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这就是我找了多年的高桥工艺啊!

  在柔暖的灯光下,各色各样木器小物整齐排列在展示架上,只觉得自己走进了栓木的童话世界。我挚爱的KAMI杯,居然还分瘦高款和矮胖款,不同大小型号的杯子像俄罗斯套娃般列队向我行礼,不,是向我的钱包行礼呢。还有那些小动物、小摆设,都千姿百态地卖着萌。我发现高桥工艺的木制品几乎没什么大件,都是可以摆在桌上当装饰物的精致小玩意儿,无论是手持便签的小熊、躲在杯子中的小雏鸡,还是摆在桌子上的人脸眼镜架、随身携带的药盒,甚至还有年代感极强的积木,卖相触感都可圈可点,最诱人的是那婴儿皮肤般的手感,每一件作品都像被把玩了多年并上了包浆的灵气十足的文玩,树木的灵气直接滑进皮肤。

  有机会去旭川的话,一定要去一趟“北之岚山”,亲身感受并血拼一把,记得带一只空箱子哦。

  秋天,我再一次来到了北海道的旭川。这里虽是北海道第二大城市,可更像一个宁静闲适的小镇,大概是紧靠大雪山的缘故吧,空气清甜得让人差点醉了氧。时间,在这里变得十分舒缓。

  旭川是个好玩的地方,这里有海拔2291米的北海道第一高峰大雪山旭岳,在日本是最早能看到红叶的地方;有因适合北极熊、企鹅生活的原生态环境而闻名的旭山动物园;有美轮美奂的雪之美术馆,这里所有内装饰都以冰雪为题;当然也少不了工房加藤拉面、男山酒造等不容错过的吃喝的好地方。除了这些,我依然奢望能看到一些更有趣的东西,没想到,愿望竟然很快就达成了。

  从雪之美术馆向北开车不到10分钟,路旁便有牌子显示这里地名叫做“北之岚山”,这个非常京都的地名勾起了我的兴致。我发现,这里整片区域好象是一个林间别墅区,风格迥异的房屋不规则散落在山丘和坡地上,道路从一幢幢小建筑间蜿蜒穿过,路上看不到一个行人,也没有往来车辆,从静立在路边的路牌,我得知这里每一栋房子都是一家独具特色的店铺,“千寻窑”、“陶艺POTTA”、“染色艺术草创”……原来误打误撞地到了一个艺术体验区,马上找地儿停车,一行人逛将起来。

  走到一幢门口赫然挂着“溪雪窑”的小楼前。看店名这应该是家陶瓷小铺,推门往里进,却没有听见惯常的“欢迎光临”。正纳闷呢,忽然发现迎面摆满五颜六色杯盘瓶碗的大展台上立着一个指示牌,上写:“本人外出中,参观请自便,有需要的线。”老板真是随性,这么大的店就如此敞开大门,任来访者随便看随便摸。面对一屋子的手作陶瓷器皿,我走不动道儿了,看哪个都想要,真想一揽子都划拉到自己包里!但迅速脑补了这些物件打包、装箱、托运的场景后,便清醒了过来,只能美美眼睛啦。正想着,店铺深处的后门吱扭一下子打开,晃悠进来一位睡眼惺忪的大叔。

  大叔看到屋里居然有几位客人,条件反射般道出了“欢迎光临”,打过招呼后,便走到一个权当是柜台的箱子后面站定,把玩起几件陶瓷小碟子,不再关注我们。我试着跟高冷的大叔搭讪,问了一句这些器物上的花纹是画上的还是烧制时自然龟裂的。大叔发现我真是对陶瓷感兴趣,眯缝着的眼睛迅速瞪大了,马上热情地给我介绍起来,语速之快、信息量之大令我猝不及防。大叔大概是憋坏了,我感到了他渴望与人交流的强烈意愿,但飞快的语速使我对自己的日语听力顿时失去了信心,我只听清楚了几个主要的词,大致意思是这风格的作品最早自法国引进,都是手工制作,花纹是自然烧制而成云云。

  大叔的热情还在燃烧,我只得十万分不舍地离开,不能用“您说的啥?我没听懂”伤了大叔的心啊!

  出了溪雪窑,向左手方向上坡走了不远,便看到了一座清水混凝土建筑的3层小楼。在日本,玩清水混凝土的谁也比不过建筑大师安藤忠雄,他的成名作住吉的长屋,著名作品水之教堂、光之教堂简直是百看不厌。而眼前的小楼,居然让我看出了大师的味道,不觉好感度瞬间上升。门口的牌子上写着店名:BROWNBOX。这是家什么店呢?带着好奇心推门而入。哇!这不正是我一直在寻找的高桥工艺木制小物的店铺吗?

  几年前,出身旭川、生活在北京的好友楠本女士曾给我介绍过旭川的这家木制品作坊,并送给我一只这个店的招牌作品——KAMI杯,据说是用旭川当地产的一种“栓树”的木材制作而成,那杯子润滑的材质和不足两毫米的厚度,使得每次用它喝水时自己的手和嘴都有受到了莫大的褒奖,真是爱不释手。后来我在日本到处找寻,而就算在北海道首府札幌,都没能找到卖这个杯子的店铺,却不想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这就是我找了多年的高桥工艺啊!

  在柔暖的灯光下,各色各样木器小物整齐排列在展示架上,只觉得自己走进了栓木的童话世界。我挚爱的KAMI杯,居然还分瘦高款和矮胖款,不同大小型号的杯子像俄罗斯套娃般列队向我行礼,不,是向我的钱包行礼呢。还有那些小动物、小摆设,都千姿百态地卖着萌。我发现高桥工艺的木制品几乎没什么大件,都是可以摆在桌上当装饰物的精致小玩意儿,无论是手持便签的小熊、躲在杯子中的小雏鸡,还是摆在桌子上的人脸眼镜架、随身携带的药盒,甚至还有年代感极强的积木,卖相触感都可圈可点,最诱人的是那婴儿皮肤般的手感,每一件作品都像被把玩了多年并上了包浆的灵气十足的文玩,树木的灵气直接滑进皮肤。

  有机会去旭川的话,一定要去一趟“北之岚山”,亲身感受并血拼一把,记得带一只空箱子哦。

本文链接:http://amduatwiki.net/liumengshi/11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