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至尊彩票登陆 > 留萌市 >

网络各种文体此起彼伏 转眼即成“流星体”

归档日期:04-26       文本归类:留萌市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今天这个“体”流行,明天那个“体”流行,我们有时候赶时髦戏谑地用一下,换取哈哈一笑,未尝不可。

  现在的“白话”,不讲究“体”了,但是我们依然对那些凝练的话语着迷,为其精彩击节赞叹。

  如果把中国古代诗词比作恒星,那么网络之上的“流行体”最多算一流星。网络流行体诞生于网络相对普及的时代,在人人发言的语境下,模仿一些“体”的说话方式,仅仅是好玩,没法去附加一点思想性艺术性。这些流行体,

  转眼即成“流星体”,一闪滑过,无痕。当然,流星也是闪耀的,我们今天关注网络流行体,意在梳理其出现的娱乐之处,也意在分析其 “存在即合理”的那一部分,并非评判,亦不是赞美。研究一种流行文化,并且放在一个时代的背景之上,还是有点意思的。

  起源:蜜糖体是2009年网上最新流行的文体。这种被网友称之为甜到腻、腻到呕的新文体的名字是以一个女网友的网名来命名的——天涯论坛网友“爱步小蜜糖”(“爱步”是喜爱日本歌手滨崎步的意思)。这个“小蜜糖”真的很厉害,在天涯社区注册ID不过3天,就凭借嗲到不能再嗲的说话方式和儿童腔词汇迅速走红,并且仅仅凭借几个回帖就立刻雷倒无数久经风浪的网友。

  造句:网友们很快总结出“蜜糖体”的特点来,即无论称呼别人还是自己一定用叠字昵称,叫妈妈mammy,叫爸爸dad-dy,5555(呜呜呜)挂嘴边。把“是”说成“素”,“可是”说成“可素”,“这样子”说成“酱紫”,“非常”说成“灰常”;“的”和“地”都用“滴”代替……

  起源:“红楼梦中人”选手闵春晓的博文风格颇多 《红楼梦》原著行文风格的痕迹,令读者捧腹,在网上迅速兴起一股模仿之风,于是“红楼体”也盛行开来。它的特点就是文中大量出现“这会子”、“那些人儿”此类今时今日读来似乎有点不伦不类的语句。

  造句:姐妹们好兴致,我不过去了一会子,这楼就盖这么高了,还开坛做起诗来了!我也不懂什么湿咧干的,勉强胡诌了一首。到底是不好,只是我原也没什么诗才,在诗社里,给姐妹们磨个墨点个香倒还使得。因此胡乱对付了几句,不过大家一起乐和乐和,笑一会子罢了。

  起源:知音体最善用煽情的标题来吸引读者,名称来源于某杂志名,体裁本身则来自天涯社区论坛。 2007年8月,天涯社区某网友发帖称:请大家用无敌、优雅、冷艳的“知音体标题”来给熟悉的童话、寓言、故事等重新命名,随后网友们踊跃跟帖,无数名著名篇的标题被网友们恶搞。

  造句:《白雪公主》重新命名为《苦命的妹子啊,七个义薄云天的哥哥为你撑起小小的一片天》 。

  点评:“知音体标题”拥有四大武器:标题功能上,力显“点睛”式的入目效果;修辞艺术上,力求多变的激扬文字特色;练达文字上,力呈鲜明的诗化语言风格;标题新意上,力辟强烈的视觉冲击力。

  来源:纺纱体又称纱比体、陛下体,顾名思义就是仿照莎士比亚语体,力求使说话如莎士比亚戏剧一样 “优美”。 它的由来是这样的:百度贴吧中有一个吧主经常以一种居高临下、盛气凌人的古怪文体对吧友进行“训示”,从一开始被网友鄙视批判到后来开始模仿跟风,演变至最后网友们成立了“纺纱教”专门学习此类文体的使用。

  造句:纺纱体喜欢使用倒装句,杜绝使用粗俗的字眼,坚决摒除网络流行语如偶(我)、表(不要)等等,称呼也非常注意使用敬语,如您、阁下、在下,最重要的是发言绝不能使用标点符号。

  来源:梨花体是诗人赵丽华名字的谐音,起源于韩寒与诗人们在博客上的口水战。风格极具通俗性和口语化,便于模仿,因此早在网络上“千树万树梨花开”。如果你连梨花体的诗歌都看不懂,那就说明你确实没有读诗的天分;如果你连梨花体的诗歌都不会写,那也就说明了你不会用回车键。

  点评:记录一个4岁小孩的一句话,按照他说话时的断句罗列,也是一首梨花诗。

  来源:脑残体来源于“火星文”,是对汉字一种扭曲的书写形式。脑残体可不像纺纱体一样把诸多网络语言拒之门外,相反,它极力吸取一切别字为我所用。这些别字的来源五花八门,大多出自繁体汉字、日文汉字、汉语拼音字母和其他生僻字,有时还夹杂一大堆杂乱的符号。

  点评:由于极具炫酷的反叛个性,脑残体迅速成为80后、90后网友的最爱。通过转换和拼凑,他们企图拥有属于自己的独一无二的个性文字,而且还利用很多在线网络工具,把正常的汉字转换成脑残体加以传播,拼命地往“脑残”队伍里钻。

  来源:模仿自中央电视台科教频道同名节目解说词。故弄玄虚,先吊足读者胃口,然后呈现一个再平常不过的结果。“打呼噜”不叫“打呼噜”,叫“深夜里的恐怖怪音”;“神经病”不叫“神经病”,叫“灵魂出窍”或“僵尸附体”。全文需大量使用“然而,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事情远非这样简单……”这样的语句。

  造句:某村一户人家老是发现自家瓷砖缝里会渗出像血一样的鲜红色液体,弄得到处都是,全村的人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在请了许多专家过来勘测而无所得的情况下,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一位上了年纪的村民突然回忆说,这栋房子下面在很久以前曾经是处坟地!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敬请关注《走近科学》。

  来源:“爱相声,爱演戏;爱豪宅,爱得瑟,爱谁谁,尤其爱15块一件的老头汗衫,我不喜欢周立波,也没指望他会喜欢上我,我是郭德纲,能成为鸡凡洗的代言,我很欣慰。 ”从调侃郭德纲开始,这样一个“爱……爱……我是……”的句式,原本只是恶搞凡客诚品的营销广告,却被网友们发扬光大,可以用来标签化任何一个人,任何一件事,掀起一场“人人皆可调戏”的狂欢。

  造句:用凡客体形容中国足球:“爱小组赛,不爱淘汰赛,压力太大……爱表决心,爱说中韩差距不大,爱夸海口说复制国足3:0克韩……我们走在无穷败的老路上,我们不知该哭还是该笑,我们是不着调的中国国奥”。

  点评:2010年的你,也许依然没有穿过任何一件凡客诚品的衣服,但是却很可能学会了用凡客体来调戏主流文化和公众人物,这其中的情绪,有愤怒也有嘲讽,有纠结也有心酸。

  来源:面对掐架,网友一贯的态度是围观。 而这一次的“热闹”显然让人不能置身事外,QQ与360之间的一场“3Q大战”,把每一个围观者都牵扯成了参与者,当QQ“泪流满面”地“作出一个艰难的决定”——在装有360软件的电脑上强制停止运行QQ软件的时候,网友们莫名其妙地遭遇到了一道“爱我还是它”的选择题:“要QQ,还是要360? ”

  造句:“亲爱的用户,您好,我们是电力公司的。您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们刚刚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因为我们与自来水公司吵架,我们决定对所有自来水公司客户停电,我们把要断电还是断水的选择交给您来决定……你可以选择停电不停水,但是我必须提醒你,即便你选择了停电,由于自来水公司已经被我们停电,他们也没办法给你送水。 ”

  来源:当年超女一夜捧红 “绵羊音”,现在鲁迅文学奖横空出世 “羊羔体”。武汉市纪委书记车延高拿下了第五届鲁迅文学诗歌奖后,这个“官员诗人”的白话诗,瞬间取代“梨花体”一统江湖。“羊羔体”式的《徐帆》让人瞠目结舌,“回车键里出官诗”,有人模仿“羊羔体”找到了写诗的诀窍:“写诗,其实,很容易。把字,断开,就好了。 ”

  造句:徐帆的漂亮是纯女人的漂亮/我一直想见她,至今未了心愿/其实小时候我和她住得特近/一墙之隔/她家住在西商跑马场那边,我家/住在西商跑马场这边

  来源:最早起源于豆瓣网,当时网友对演员马景涛讨论得很多,因其在影视作品中经常表情夸张、激情澎湃,声嘶力竭地以咆哮姿态出现,被誉为“咆哮教主”。“咆哮体”每句话必须以叹词结尾,大量感叹号具有强烈的视觉效果,使人身临其境地感受到喷薄而出的情绪。

  造句:《学摄影的你们伤不起》:我是文科!读得文学院啊有没有!!!上来讲摄影师就开始讲蛋清显影法!硝酸银氯化银有没有!!!我要懂了我去读化学了有没有!!!乳胶颗粒和制版技巧跟我有什么关系啊!!!冲胶片要拿着秒表啊有木有!!!

  点评:能充分表达自己惊讶、愤怒的心情,有时也可以成为部分人减压发泄的手段。

  来源:自《非诚勿扰2》上映后,片中李香山女儿深情演绎的这首诗在网站被疯狂转载,这首诗歌名为《班扎古鲁白玛的沉默》,作者为扎西拉姆·多多,该诗出自其2007年创作的作品集《疑似风月》。模板:你见,或者不见我,我就在那里,不悲不喜;你爱,或者不爱我,爱就在那里,不增不减……

  网络体:是伴随着网络的发展而产生的一种网络特有的流行文体,主要创始人是80后、90后这一群人。同时,网络体也是对所有网络语言文体(比如蜜糖体、红楼体、纺纱体、梨花体、脑残体、走近科学体等)的一个总称,它代表了一个时代的特征。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发布的《第28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以“微博”为核心的自媒体网络正在迅速兴起,微博用户数量以高达208.9%的增幅从2010年年底的6311万爆发式增长到1.95亿,成为用户增长最快的互联网应用模式。这表明传统的互联网媒介格局和网络信息传播模式正在发生变化。媒介载体和传播模式的改变,必然会在网络语言形式上引发新的变化与创新。网络流行体从2006年开始出现以来,爆发频率逐年成倍增长,其流变机制和传播特征与当今网络媒介的飞速发展和网民心理有着最为密切的关系。在网络新媒介自主、开放、即时、互动等传播模式的推动下,兼具游戏娱乐、情感宣泄、民意表达等多重功能的网络流行体必将成为网络语言传播中的一道独特风景。

  老师在黑板上出了一道数学题,学生小声议论起来:“这道题太变态了,有木有啊?有木有! ”“做难题的你伤不起啊!”这种怪异的表达让老师听得一头雾水。近日,“咆哮体”、“蜜糖体”、“淘宝体”等各类网络流行体受到“90后”追捧,也给教师工作提出了新课题。

  “亲,明天早点到哦,不然给差评哦,表忘记带啊亲”(淘宝体)、“可素伦家明早有事呢! ”课间,本市一所高中的李老师听到两名女生的对话,有点哭笑不得,“现在孩子究竟是怎么了,不好好说话,一口一个‘亲’,一口一个‘哦’,‘可是’说成‘可素’,简直乱七八糟! ”

  由于听不懂学生使用的网络流行体,不少老师都曾遭遇尴尬。一名高中老师无奈地说,自己年纪较大,平时不太上网,对网络语言了解甚少。而另一位年轻的高中教师张老师坦言,尽管他也上人人、开心和微博,但毕竟精力有限,如今网络流行体的更新速度太快,也时常弄得他们眼花缭乱,只好上网“恶补”。

  回望近几年的诗坛景观,从“梨花体”到“羊羔体”,再到“废话体”,不乏风生水起,亦不少口水板砖。置身而今的人文环境,混沌也罢,浮躁也好,都不过是一时烟云,而烟云散尽,则只剩些许“虚浮名”在利益场中荡漾弥散。于是,后车覆前车路,如有论者指出的:越来越多的人在这个混沌、浮躁的环境中,找到了某种边界或底线,从找不到路数的芸芸众生中“脱胎而出”。

  只是,当这种复制的套路成为一种捷径,就不再是诗歌的创新与复活,而是“诗人”的出位与躁动。诗歌在这里,不过是一个任人挖掘的大众平台,挖出来的是“诗人”,挖剩下的是千疮百孔的诗歌,愈发得味如嚼蜡。用网友的话说,在这羊羔体、梨花体横行诗坛的年代,真正的诗人都哭了。

  前一段时间,南京2012届本科毕业生供需洽谈会上,“90后”满口火星文让在场企业都瞠目结舌。

  “晕菜了,这个通道七拐八弯,差不多过了十分钟。”南京农业大学一位戴着耳钉的男生摇摇头说道。旁边几位女生随声附和,“表酱紫,偶们就是来打酱油的。”男生还是不服气,“千万不要坑爹,参加这一场招聘会不容易,千万别白来。 ”

  为了迎合这群90后,用人单位的宣传标语居然也用上了淘宝体等网络流行语。“亲,想一份耕耘,两份收获吗? ”“给力2011”、“狼性团队,你HOLD住吗? ”同学们的第一反应是,“这样的标语让我们感觉很亲切。 ”

  不用担心网络语会冲击正统汉语的主流地位,应该担心的是这些网络语会不会加剧两代人之间的代沟。

  网络文体挺有意思的,而且用来造句也有生活情趣,但如果在严肃、正式交谈的场合还火星语连连,那就显然不合适了。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

本文链接:http://amduatwiki.net/liumengshi/14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