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2019正版免费全年资料 > 芦别市 >

藤野先生的资料以及背景

归档日期:07-27       文本归类:芦别市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严九郎排行老三。他在读小学时,同时跟酒井藩校教师野坂先生学习过汉学。1892年4月,从福井学校中途退学,进入爱知医学校,1896年10月毕业,留校作解剖学教师奈良坂的助手。1897年5月,得到医生开业证明书。同年7月后,在东京帝国大学医学院学习解剖学一年。

  1901年10月,藤野应聘到仙台医专任解剖学讲师,其时藤野刚刚满27岁。他和敷波重次郎教授担任一年级的解剖学理论,他还担任二年级的解剖实习和局部解剖学。一年级的专业课只有解剖学,一年级的正副班主任大体上照例由敷波和藤野担任。

  班主任管理的范围很广,据当时仙台医专规定,诸如学生的学习态度、学生的管理教导、出席情况、考试成绩的统计以及教室的整理和保管,都由正副班主任负责。1911年,东北帝国大学成立,1912年仙台医专并入,成为东北帝大医学部。所有校舍、教职员、学生原班未动。

  1915年决定成立东北帝国大学医科大学,藤野因学历不够,被迫于6月底提出“请求免职”,7月1日降为临时讲师,8月9日被解除讲师职务。藤野因生活关系,认为可以搞一搞耳鼻喉的工作,到东京三井公司的慈善医院就业。1919年回故乡自立诊所,1945年在福井逝世。

  1902年4月,鲁迅22岁,他怀着寻求救国救民真理的理想,去日本留学,在东京的弘文学院补习日文。1904年9月,转赴仙台,进仙台医学专门学校学医。藤野先生这时正在该校任解剖学教授。鲁迅在此认识了这位日本学者,并且同他建立了深厚的师生友谊。

  在日本军国主义影响下,当时的日本人对中国人民抱有狭隘的民族偏见。但藤野先生并不如此,他对来自弱国的鲁迅毫不歧视,倍加爱护,并以自己的高尚品质给鲁迅以极大的影响。这篇散文写于1926年10月12日,当时作者鲁迅正遭受北洋军阀及其御用文人的迫害。

  从北京南下,来到厦门大学任教,作者作此文予以怀念藤野先生,此文最初发表于同年十二月出版的《莽原》半月刊第23期,后收入散文集《朝花夕拾》。

  藤野先生不同于当时一般的日本人,对来自中国的鲁迅完全没有偏见,也从不认为当时的中国是弱国所以中国人不可能考到60分以上的。反而关心鲁迅的解剖实习情况,因为担心鲁迅因为中国文化中敬重鬼神而不敢解剖尸体。

  当鲁迅将放弃学医的决定告诉恩师时,藤野先生眼里流露出的失落诉说着对人才的爱惜,他可能正在为中国就此少了一位优秀的医生而惋惜,却也万万不会想到眼前的年轻人会用他的笔杆唤醒东方的睡狮。

  是鲁迅于1926年在厦门大学时所写的一篇回忆性散文。通过对留学日本生活时的回忆,以深切怀念之情,热烈赞颂藤野先生辛勤治学、诲人不倦的精神及其严谨踏实的作风,特别是他对中国人民的诚挚的友谊;同时,也表现了作者强烈的爱国主义思想以及同帝国主义势力斗争的战斗精神。

  鲁迅(1881年9月25日-1936年10月19日),原名周樟寿,后改名周树人,字豫山,后改豫才,“鲁迅”是他1918年发表《狂人日记》时所用的笔名,也是他影响最为广泛的笔名,浙江绍兴人。著名文学家、思想家,五四新文化运动的重要参与者,中国现代文学的奠基人。

  曾评价:“鲁迅的方向,就是中华民族新文化的方向。”鲁迅一生在文学创作、文学批评、思想研究、文学史研究、翻译、美术理论引进、基础科学介绍和古籍校勘与研究等多个领域具有重大贡献。他对于五四运动以后的中国社会思想文化发展具有重大影响。

  蜚声世界文坛,尤其在韩国、日本思想文化领域有极其重要的地位和影响,被誉为“二十世纪东亚文化地图上占最大领土的作家”。民国二十五年(1936年),1月,肩及肋骨皆出现剧痛,最后的创新之作《故事新编》出版。1936年2月,开始续译《死魂灵》第二部。

  1936年5月15日再发病,医生诊断胃疾,自后发热未愈,31日,史沫特黎女士引美国邓医生来诊断,情况不乐观。1936年6月,身体略有好转,鲁迅及身边的人都认为“鲁迅先生好了”。1936年10月17日病复发,18日黎明前疾病发作,气喘不止。19日上午5时25分逝世。

  《藤野先生》,选自鲁迅先生的回忆性散文集《朝花夕拾》。 文章记述了作者在留学日本仙台时,与他的老师藤野先生的交往过程中的几件事,赞扬藤野先生生活简朴,用心治学,关心学生,没有狭隘的民族偏见的精神,表达了对他的尊敬与怀念之情。

  严九郎(1874年——1945年),生于日本福井县,医生,教授。因其和学生鲁迅的交往而闻名。藤野严九郎在汉学装门面有很高的造诣。藤野严九郎严厉认真、和蔼可亲,生活中,藤野生活朴素

  藤野严九郎,1874年7月1日生于日本福井县,是日本的医生,教授。藤野严九郎排行老三,其家世代为医。藤野严九郎是藤野家第六代医生。藤野严九郎家族从江户时代初就开始行医,尤以他的祖父和父亲为代表。祖父师从江户时期的兰学家宇田川玄真和其子榕庵;父亲升八郎在大阪著名的兰学家绪方洪庵开办的“适塾”就读。据说,祖父和父亲都不希望成名,而是要运用自己所学的新医学来为人们服务。

  9岁时父亲亡故,由大哥二哥抚养。他在读小学时,同时跟酒井藩校教师野坂先生学习过汉学。由于当时的初级教育并不十分完善,所以就来到野坂源三郎先生所开设的私塾接受汉学、书法和珠算等教育。野坂源三郎原是福井藩的中坚武士,年青时曾立志学习汉学,后来应当地人的邀请,于1878 年在现在的芦原市中番开办了私塾。据说,严九郎对汉学有很深的造诣,就是深受野坂源三郎的影响。严九郎到入学年龄时,进入了丸冈町的平章小学。

  严九郎自小学毕业后,进入到福井县寻常中学(现在的藤岛高中),并在二年级结束后进入爱知县立医学校(现在的名古屋大学医学院)就读。医学校毕业后,他曾在母校即爱知医学校的解剖学教室担任助教和副教授。之后,他希望能调到故乡福井附近的第四高等师范学校(现在的金泽大学医学院)就职,但最终没有实现。1897年5月,得到医生开业证明书。而后就一边在生命保险公司担任医生,一边暂时在东京大学研究解剖学。

  1901年10月,藤野应聘到仙台医专任解剖学讲师,其时藤野刚刚满27岁。他和敷波重次郎教授担任一年级的解剖学理论,他还担任二年级的解剖实习和局部解剖学。一年级的专业课只有解剖学,一年级的正副班主任大体上照例由敷波和藤野担任。班主任管理的范围很广,据当时仙台医专规定,诸如学生的学习态度、学生的管理教导、出席情况、考试成绩的统计以及教室的整理和保管,都由正副班主任负责。1904年7月6日,即大约鲁迅到仙台前两个月,藤野由讲师升为教授。

  1911年,东北帝国大学成立,1912年仙台医专并入,成为东北帝大医学部,所有校舍、教职员、学生原班未动。1915年,决定成立东北帝国大学医科大学,藤野因学历不够,被迫于6月底提出“请求免职”,7月1日降为临时讲师,8月9日被解除讲师职务。藤野因生活关系,认为可以搞一搞耳鼻喉的工作,到东京三井公司的慈善医院就业。

  1919年,开始在妻子的故乡三国町自立诊所,开业行医。1945年,在福井逝世于出诊的路上,享年73岁。

  作为教育者的藤野严九郎,严厉认真,使不专心学习的学生们敬而远之;另一方面,从给鲁迅批改的笔记中,又不难看出他内在的和蔼可亲。对当时惟一的中国留学生周树人进行了悉心的指导。

  藤野先生经常给鲁迅改正讲义,藤野先生不厌其烦,用红笔密密麻麻做了很多纠正,由于当时教科书和参考书少且贵,课堂笔记非常重要。可能是藤野先生担心鲁迅毕业回国用错误的笔记教书,会误人子弟吧,所以他做了非常认真仔细的纠正。

  1904年9月,鲁迅入仙台医学专门学校(现在是东北大学医学部)。当时日本在第一次中日战争中取胜,很多日本人对中国人很不屑,藤野仍然亲切的指导鲁迅。(顺便一提这两人的年龄差只有7岁)。后来鲁迅因为醒悟到医学不能救中国,所以放弃了学医,决定离开了仙台。鲁迅告诉了藤野严九郎自己打算从仙台医学专门学校退学的事。至于当时的情景,鲁迅在文章中写道,“他的脸上仿佛有些悲哀,似乎想说话,但竟没有说。”在鲁迅离开仙台之前,藤野严九郎把他叫到自己家里,并送给他自己的照片,后面写了“惜别·藤野谨呈周君”几个字。1906 年3 月,鲁迅离开了仙台。

  鲁迅很重视藤野对他的关怀。1926年,藤野先生发表,虽然鲁迅似乎是想由这篇文章和藤野重新取得联系,但是藤野并没有作出回应。1934年,日本岩波文库中要出《鲁迅全集》,译者增田涉写信给鲁迅,征求选文意见,鲁迅回信说:“请您全权处理好了。在我看来,非放进去不可的东西是没有了。不过《藤野先生》一篇请您译出加入。”1936年增田涉再次到上海,鲁迅又向他打听藤野的近况,当增田涉说没有下落时,鲁迅慨叹说:“藤野先生大概已经去世了吧!”其实藤野先生还在世,而且还读到了鲁迅写的《藤野先生》。 1937年3月,《文学案内》上发表了以《谨忆周树人君》为题的藤野先生的谈话录。

  通过小说《藤野先生》,鲁迅和藤野严九郎的师徒关系不仅在中日两国,更是在全世界广为流传。《藤野先生》跨越国境为世人所阅读的理由是,它不仅是一篇感人的轶事,而且还包括了普遍的话题和哲理,即使在复杂的现代国际化社会也同样适用。师徒两人告诉我们,跨越国界和立场的不同,建立起相互尊重的人际关系,对于中日两国,以及肩负着未来国际社会重任的后人们,都是永不褪色的主题。

  1983年5月18日,鲁迅的故乡绍兴市和藤野的故乡芦原町(现芦原市)结成友好城市。

  1984年7月,他的故居被改造成藤野严九郎纪念馆。东北大学设立了“东北大学藤野先生奖”。《藤野先生》作为中日两国的语文课课文,他的名字也广为人知。

  2006年,北京的鲁迅博物馆和藤野的出身地福井县芦原市分别向东北大学赠送了鲁迅和藤野的胸像。

  藤野严九郎生于日本福井县,世代为医,藤野严九郎是藤野家第六代医生。他生于1874年7月1日,9岁时父亲亡故,由大哥二哥扶养。严九郎排行老三。他在读小学时,同时跟酒井藩校教师野坂先生学习过汉学。1892年4月,从福井学校中途退学,进入爱知医学校,1896年10月毕业,留校作解剖学教师奈良坂的助手。1897年5月,得到医生开业证明书。同年7月后,在东京帝国大学医学院学习解剖学一年。1901年10月,藤野应聘到仙台医专任解剖学讲师,其时藤野刚刚满27岁。他和敷波重次郎教授担任一年级的解剖学理论,他还担任二年级的解剖实习和局部解剖学。一年级的专业课只有解剖学,一年级的正副班主任大体上照例由敷波和藤野担任。班主任管理的范围很广,据当时仙台医专规定,诸如学生的学习态度、学生的管理教导、出席情况、考试成绩的统计以及教室的整理和保管,都由正副班主任负责。1904年7月6日,即大约鲁迅到仙台前两个月,藤野由讲师升为教授。藤野生活朴素,当时教授上课,来回都坐人力车,而藤野则是步行,他住在空堀町,离仙台医专有步行三五分钟的距离。鲁迅离开仙台前曾到他家去过,他送给鲁迅一张照片,背面写上:“惜别藤野谨呈周君。”鲁迅为了安慰藤野,曾故意说:“我想去学生物学,先生教给我的学问,也还有用的。”据说后来藤野跟侄子藤野恒三郎说过:“周君是个好学生……但不是当医生的人。看来是为研究生物学才学生理学和解剖学的。”恒三郎说,看藤野先生的口气,他是相信了鲁迅分别时为安慰他而说的想学生物学的线年,东北帝国大学成立,1912年仙台医专并入,成为东北帝大医学部,所有校舍、教职员、学生原班未动。1915年决定成立东北帝国大学医科大学,藤野因学历不够,被迫于6月底提出“请求免职”,7月1日降为临时讲师,8月9日被解除讲师职务。藤野以生活关系,认为可以搞一搞耳鼻喉的工作,到东京三井公司的慈善医院就业。1919年回故乡自立诊所,1945年在福井逝世。

  他在读小学时,同时跟酒井藩校教师野坂先生学习过汉学。1892年4月,从福井学校中途退学,进入爱知医学校,1896年10月毕业,留校作解剖学教师奈良坂的助手。1897年5月,得到医生开业证明书。同年7月后,在东京帝国大学医学院学习解剖学一年。1901年10月,藤野应聘到仙台医专任解剖学讲师,其时藤野刚刚满27岁。他和敷波重次郎教授担任一年级的解剖学理论,他还担任二年级的解剖实习和局部解剖学。一年级的专业课只有解剖学,一年级的正副班主任大体上照例由敷波和藤野担任。班主任管理的范围很广,据当时仙台医专规定,诸如学生的学习态度、学生的管理教导、出席情况、考试成绩的统计以及教室的整理和保管,都由正副班主任负责。1904年7月6日,即大约鲁迅到仙台前两个月,藤野由讲师升为教授。藤野生活朴素,当时教授上课,来回都坐人力车,而藤野则是步行,他住在空堀町,离仙台医专有步行三五分钟的距离。鲁迅离开仙台前曾到他家去过,他送给鲁迅一张照片,背面写上:“惜别藤野谨呈周君。”鲁迅为了安慰藤野,曾故意说:“我想去学生物学,先生教给我的学问,也还有用的。”据说后来藤野跟侄子藤野恒三郎说过:“周君是个好学生……但不是当医生的人。看来是为研究生物学才学生理学和解剖学的。”恒三郎说,看藤野先生的口气,他是相信了鲁迅分别时为安慰他而说的想学生物学的线年,东北帝国大学成立,1912年仙台医专并入,成为东北帝大医学部,所有校舍、教职员、学生原班未动。1915年决定成立东北帝国大学医科大学,藤野因学历不够,被迫于6月底提出“请求免职”,7月1日降为临时讲师,8月9日被解除讲师职务。藤野以生活关系,认为可以搞一搞耳鼻喉的工作,到东京三井公司的慈善医院就业。1919年回故乡自立诊所,1945年在福井逝世。

本文链接:http://amduatwiki.net/lubieshi/22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