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至尊彩票登陆 > 芦别市 >

张朝花:严惩凶手还儿子一个公道(图)

归档日期:04-09       文本归类:芦别市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再婚给了张朝花活下去的勇气,但是孩子成了她心头挥之不去的苦痛。张永忠感觉到了妻子的心病,他买来毛线,要妻子给军军打毛衣毛裤,他一个劲表示:你的孩子就是我的孩子,只要有机会,我们把他要回来,要不我们就经常去看他。“要不是他的理解和劝慰,我不知道一天是怎么过去的。”张朝花对此感到很欣慰。

  当年8月11日,张永忠驾驶农用三轮车,拉上受不住煎熬的张朝花来到元庄村。这一次,张朝花顺利见到了自己的儿子。在抱住军军的那一瞬间,她的泪水夺眶而出。孩子已经对她有点陌生,但还是怯生生喊出了一个妈字。“这一声把我的心揪疼了。”张朝花给孩子穿了一针一线织好的毛衣毛裤,恋恋不舍地离开了芦栓虎家。“很感激嫂子(芦栓虎之妻),让我看到了娃娃。”

  不死心的张朝花在村里乱转,这时过来四五个女人。她们看着泪眼巴巴又挺着大肚子的张朝花,知道她在找什么。其中一位告诉她:“他们(芦栓虎)把娃娃藏在赵秋娃家了。”并善意地提醒:她家有狗,小心些。喜出望外的张朝花找到一根木棍,急冲冲地赶到赵秋娃家。果然有一条很凶狠的狗。张朝花用木棒顶住狗的嘴,一步步退到了屋里,军军在炕上嚎啕大哭,军军扑进张朝花的怀里:妈妈,我害怕,我出不去,我一个人,我只能哭……

  这次见面,几乎成了军军一个人的表演。军军说,妈,我会闹社火,我闹给你看。“娃娃用嘴学着打鼓的声音,跳来跳去,可爱极了。”闹了一阵,军军主动提出:妈,我要到我四爹家去了,你也回家吧。这一别,再次见面竟然是三年之后。

  这次见面之后,张朝花的亲戚圈接纳了芦海军。张朝花的大哥、弟弟、妹妹都搬迁到了景泰,每年春节,大家都要在一起聚一下。芦海军慢慢了解了自己的生世。“他仅仅是听别人给他说的,我还从来没有对他说过。我只想等他大一点,结了婚,再告诉当年发生的一切。”已经错失的机会,让张朝花至今懊悔不已。

  五年之后,芦海军上中学了。这一天,张朝花正在蒙古滩除草,电话突然响了。张朝花直起酸痛的腰掏出了电话,一个有些陌生的声音传了过来:“妈,你在干什么?”张朝花呆了,要是金金打的电话,他不会这么问呀,她急忙问:你是谁呀?我是军军呀。电话那头的声音很平静:妈,天太热了,你干一会就休息一下,不要把自己累坏了……

  临上飞机的时候,张朝花突然问张永忠:“那张卡你带了没有?也许军军住院要花钱呢。”张永忠连说:带了,卡就在这里呢。“我总感觉我的军军在等着我,等着我去给他治疗。我怎么也没想到他死了,一个人,怎么说让人杀了就杀了?”一夜没睡觉的张朝花脸色苍白,浑身没一点力气,但“在飞机上,满脑子都是儿子的影子。”

  2015年6月,张朝花接到了芦海涛的电话:妈,我考上了大学,我被四川师大录取了。张朝花只能用高兴的眼泪回答,芦海涛说:妈,你不要哭了,听说他们要待客,我一定要他们请你来参加,你来不来?张朝花连连点头:来,妈妈一定来,一定来吃你的喜酒。

  可是张朝花没有等到儿子的邀请,等芦海涛到了大学,他告诉妈妈自己已经到了学校,说学校有多好有多好,同时歉意地说:妈,我没有请你来,不过你放心,等我能做主了,我一定请你来!张朝花的妹妹张朝珍说,有一次军军对她说:老天分开了我们母子俩,再过7年,我一定要母子团圆,让她过上好生活!

  “我还能说什么?我知道,我欠孩子的太多。都怪我当时什么都不知道,由了人家做决定,要是现在,谁能把我的娃娃抢走呀?”张朝花找来张永忠,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军军毕业后,要找工作,要买房子,我得给娃娃准备一些钱了。张永忠支持她的想法,专门办了一张卡给她:以后,你打工所得的钱,都存在这里,等军军毕业了就给他。

  “军军一打电话就问我在干什么,我只能说自己在蒙古滩打工。军军笑了,他说妈你怎么一直在蒙古滩打工呀?你要注意自己的身体,身体好就算挣钱了。”尽管张朝花始终在控制自己不流眼泪,但是,眼中的泪水时满时浅,在这时终于流了下来。

  “那会,我突然就想起一件事来。军军在上大学的那年冬天,有一天早上5点多吧,他突然打来电话,在电话中哭个不停,我问他怎么了,他说做了一个可怕的梦,害怕,就哭了。我当时还笑了,说一个大小伙子怎么会被一个睡梦吓哭了呢,唉,我也是粗心,当时就怎么没问问他做了个什么梦呀?”

  下午四点多,他们一行四个人到了四川师范大学。张朝花不断在校门口寻找,希望见到自己的孩子,希望军军能突然跑过来,叫一声妈妈。可是,最终什么都没见到。他提出要见自己的孩子,一位女教师说:你先休息一下吧,都是女人,芦海清也是我的孩子呀。我理解你的心情。张朝花一愣:我的娃娃叫芦海军呀?芦海清是谁?

  张朝花想起3月17日,自己最后一次和芦海清的聊天。金金、银银帮她学会了微信语音聊天,她和儿子语音聊了十几分钟,芦海清打开了视频。她看到了一脸笑容的儿子,开心极了。芦海清说,今年春节,一定要到家里来看她,看弟弟妹妹,又叮嘱她再不要打工了,累坏了身体,不划算……

  张朝花说,芦海清上大学后,曾向自己说过一件事。在聊天中,芦海清很不好意思地说:妈妈,我想要一点钱买个电脑,又不好意思向你张口借。张朝花有些生气:你向妈妈借的什么钱呀?要借,就向别人借去。芦海清笑了:你不要生气呀妈妈,一直听你在蒙古滩打工,我不好意思呀,我差一千元,需要的时候,你就打给我吧。“我等了好长时间,他一直没要,我就打电话过去,他说电脑已经买了,不需要了。”

  “回到家里休息了几天,我有些力气了。我听人说电脑上手机上都有军军的事情,就让永忠找出来,读给我听。”张朝花通过这样一种方式,总算知道了儿子发生了什么事情,才知道,这个一直让自己深感愧疚的儿子,再也不给她一点机会弥补心中的缺憾了。

  张朝花说:“这些事情,这些话,我原打算等军军工作了,结婚了亲口讲给他听,一定要让他知道当初不是我不要他,而是身不由己。我想把自己一肚子的苦水讲给他听,让他知道一个妈妈的心酸,可是,我再也没有机会讲给他听了……”回到家里的张朝花总觉得心里憋了很多东西,姊妹几个轮番陪她劝她都无济于事。

  5月2日,当她向记者讲完这些事情之后,长长出了一口气,她说:“四川师范大学欠我一个说法,芦家欠我一个公道,我毕竟是娃娃的亲生妈妈,怎么能说军军是孤儿?怎么能说军军小时候无人照顾才到大伯家?芦栓虎对军军有养育之恩,而且培养成大学生,我也很感激,但我做妈妈的心情谁来理解?还有,杀害了军军的凶手怎么就这样狠心?他和军军有多大的仇恨?说他有精神病,有精神病的娃娃能考上大学?难道要等他再去杀人吗?”

  这一天雨过天晴,院中的菜园青翠碧绿。同样放假在家的金金银银两姊妹,对妈妈的激动表示理解。金金说,很小的时候,妈妈就对她们说:你们还有一个山哥哥。两姊妹问:为什么叫山哥哥呀?妈妈说:因为他在大山深处。两姊妹又问:那你为什么不把山哥哥带回来呀?妈妈说:山哥哥让狼叼走了……

本文链接:http://amduatwiki.net/lubieshi/2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