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至尊彩票登陆 > 苫小牧市 >

从日本北海道转10次普通电车回东京是怎样的体验

归档日期:05-02       文本归类:苫小牧市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写这个的原因,是因为今天,也就是3月19日,【日本最后的定期急行列车】、同时也是【日本最后的客车列车】“はまなす(Hamanasu)”号,将运行最后一班,结束其一个多世纪的使命。

  这条新闻只出现在了各个媒体的一角,比起早就已经被遗忘的这趟具有历史意义的列车,媒体们最近只会更倾向于卯足劲去报道即将开通的北海道新干线——也正是它,取代了包括Hamanasu、豪华卧铺列车Cassiopeia以及去年已经停掉的寝台特急北斗星等一系列铁轨上的传奇。

  上面所说的定期急行列车,是指JR(之前的日本国铁)上跑的急行列车。我们在日本的各大私铁都能见到“急行”的字眼,但不知道各位有没有注意到,JR基本上是没有“急行的”,在最近,仅仅剩下了从札幌驶出、经过青函隧道开往青森的“Hamanasu一个。

  而所谓的“定期客车列车”,指的便是“车头+车厢”这样的形式的火车。这种形式在中国非常常见——除了动车,便是这样的列车。而在日本,相信大家也都明白,日常看到的列车往往都是被称为“电车”的动车,一列车不存在专门的“火车头”,动力分布在好几个车厢里。

  Hamanasu和之前几个活跃在干线铁路上的特急同类是日本铁路上相当于我们常识中的“火车”的最后一批。除了豪华无比的Cassiopeia,这几列车都有着蓝底白条的车身,被日本人亲切地称为“Blue Train”——就好比我们在中国所说的“绿皮车”。

  Hamanasu的取消不单意味着Blue Train将在日本铁路上彻底消失(非定期运行除外),也同时意味着乘坐特急或新干线以外的列车从北海道到本州这种事情变成了不可能。

  是的,你已经不能再体验了,因为今天便是它的最后一天。无数日本铁道迷将为其送行。

  2013年(对,很多神奇的旅途都发生在2013年),赤坂体验了一把Hamanasu,不但乘坐着这趟车过了青函隧道,还从札幌起就一路乘坐普通火车,历时一天半回到了东京。

  那一次,我的一个朋友买到了两张JR的套票,类似于青春18,但区间限制为北海道-关东,而青春18所不能使用的“银河铁道”和“青森铁道”可以凭此票乘坐,这意味着我们可以从北海道一路不走弯路回东京。

  不过,和青春18一样,这种票只能乘坐特急以外的普通列车,所以我们需要花整整一天半时间才能回来。

  我们首先从成田乘坐某LCC的航班去札幌。LCC的时刻非常变态,早上六点就飞,我们只好开车去成田,然后把车停在附近的500一天的停车场(关于成田羽田周边的停车服务,下次我们会发文详解)。

  到了新千岁机场后,我们拿了事先预约好的租车,开去了富良野,看了正当旺季的薰衣草和花田,然后又作死地直奔北海道最北端的稚内(结果发现那是一个基本上什么都没有的破地方),第三天便开始了返回关东的伟(zuo)大(si)旅途。

  ↑首先,还是给大家看一眼北海道最北端(同时也是日本本土最北端)是啥样子吧....这是一个比较好的角度,远处是利尻岛,这座火山又被称为“利尻富士”。

  ↑这是日本最北端的车站和最北端的铁路。我的基友从这里便开始乘坐火车,而我则需要把车先开会新千岁,然后和基友汇合后返回关东。

  ↑基友坐的火车。一节车厢,柴油动力,很萌的东西。我的车前面的这个日产老SUV也是萌萌的。

  ↑各地前来北海道旅行的人都很多,不过这个哥们简直是太牛了。他的牌照是鹿儿岛的(日本本土最南县)!

  车还了,又来到了新千岁车站,远处开来一个特急,然而这并不是我们能坐的车。

  ↑这,才是我们要坐的车...啊,不对,这是开往夕张的,我们才不想去那个破了产的城市

  苫小牧这个地方我是第二次去,上一次是在那之前的12年夏天,一路自驾到北海道又把北海道除了最北边之外的地方都转了个遍的我从那里坐轮渡回的关东。那次自驾更加精彩,以后一定也分享给大家。

  系井是一个离苫小牧仅两站的小站。我们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车把它作为重点站。总之,往更远地方去的车还要等很久,所以我们便先坐车坐到了这里。

  室兰是一个在地图上看起来很重要很大的城市,然而实际上这也是一个毛都没有的地方。我是怎么知道的?差不多半年以后我去了北海道,专门跑到室兰站下车,结果迎接我的是一片萧条...

  ↑东室兰站。时刻表上的列车数量已经很少了。电子牌上显示的车是去函馆的,但这是我们的票无法乘坐的特急车。

  这条线上也有着之前被炒得很火的几个“秘境车站”(一天只有一两班车停车)。前两周还出了个新闻说有日本人去一探究竟,结果本该接他们走的车的司机忘了那一站要停,把几个人仍在了荒野中的站台上的新闻。

  到达长万部时,夜幕已经降临。然而我们要等的下一个车要半夜12点以后才能到...没错,这个下一班车,就是今天彻底完成历史使命的急行列车Hamanasu。

  我和基友走出车站才发现这是一个连餐馆都找不着的地方。凛冽的海风穿过冷清的街道吹来,气氛十分凄惨。我们只好从一家超市(居然还有超市)购买了一些事物和酒水,在长万部只能容纳十来个人的候车室里打发时间。

  ↑当然我们是没有资格乘坐卧铺车厢的,只能在开车之前一路小跑跑到最后几节坐席车厢。这在当时已经是JR上最后的蓝色坐席客车了。(当时北斗星寝台特急还在运行,所以卧铺并不是唯一的)

  ↑在函馆车站,两节内燃机车车头被一节电力机车所取代。之后它讲拖着10节车厢穿过长长的青函海底隧道。(之所以用电车,是因为坑爹的JR北海道之前在隧道里烧了不少内燃机车(谁说日本就是安全的))

  ↑列车出了青函隧道,天都已经亮了。很快,Hamanasu便到达了其终点站青森站。

  其实中国也一样,高铁的建设造成很多既有线上的普通列车退役。从很多年开始,绿皮车就越来越少,带空调的红皮蓝皮也都每年递减,总有一天,我们也将迎来很多“最后的车”,而我们的子孙也将不再相信从A地到B地以前原来需要那么久。

  ↑除了普通的卧铺和坐席车、还有这种“大通铺卧铺”,日语名为“铺得长长的地毯”。

  这一段并不是JR,而是公私合营的“第三区间铁路, 青春18票是没法坐这条线的,只能从上面所说的奥羽线从日本海那边绕一大圈才行。

  ↑八户站内。光坐电车的话你是不会直到其实这边除了八户还有一户二户三户四户五户的....(开车的话会一个一个经过)

  终于,与下午五点多到达了枥木县的黑矶站!进入关东了,意味着肯定能回得去了。

  黑矶站是一个很特殊的站,电车线网在此分开,一侧是交流电,另一侧是直流电(好像对一般人来说并没有什么意义)

  黑矶发出的车是去宇都宫的,这便是关东的大家都熟悉的地方了,而从宇都宫,便可以直接到达东京了。

  我和朋友都已经累得快要趴下,我自己更是还得去成田机场把汽车拿回来。当时心里想,这简直是一次失败的决定造成的失败的旅行。

  然而时至今日,发现当年无意中做成的这件事情已经再也不可能再完成一次,感慨油然而生,心里只觉得无比庆幸。

本文链接:http://amduatwiki.net/shanxiaomushi/16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