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2019正版免费全年资料 > 夕张市 >

瞭望阅读 我们的家乡:乡里的宗教“市集” ——初探盐灶村

归档日期:06-13       文本归类:夕张市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开学将至,转眼又要离开家乡。找个晴天,再走一遍那陇上的乡道,去看看阳光下波浪一般粼粼的庄稼。或者,在雨后,踏着微湿的石板,穿过窄巷,寻找庙堂檐上昔日飞舞的龙。记下这些,作为一种记忆、也作为一种感受;在某天思家时,用我们的诉说来画写乡愁。

  我隔着几亩池塘看对面的教堂,阳光很烈,映得出钟楼里钟的轮廓。近了前,铁门栓上了,但没有上锁。我解开栓径自走进去,右手边棚架下的老姆问:“阿弟,你们这是来?”说明来意后,老姆往里头招招手,“好,进去进去,慢慢参观吧。”说着走回藤椅上,“只是啊,天热,里头太热了。”走进教堂内,席地而坐、戴着草帽的阿伯转过身来,只看了我们一眼,便说:“是来参观的学生吧?”我正愣神,他说:“你等着,我去给你拿会议室的钥匙。”

  会议室里有两块碑,一块是民国二十六年纪念港汕英商会将教养院(址在今教堂隔壁的中社小学)移交教会而刻,教养院原是为收留1922“八·二”风灾的受难孤儿所建;另有一块1995年纪念新堂落成的纪念碑,刻有盐灶教会从1849年德国巴色城国外布道会黎力基牧师传教给十三信众至1994年现基督教堂竣工的历史。根据记载,今日的新堂是在1924年所建教堂的原址上重建而成的(因旧堂已成危楼)。新碑上记述了盐灶基督教会所走过的百余年,却未详述1978年恢复集会至1984年堂宇归还之间的情形。我向老伯询问,他言道:“当时的礼拜啊,只要有个宽点的场子,或者谁家有个大点的屋子,大家就都过去听牧师讲经了。”做完记录,阿伯又领我们上二楼礼拜堂参观。

  我和同伴是第二次走进乡间的基督教礼拜堂,初次探访是在隆都镇的店市堂,碰巧听了一回讲俄巴底的布道。堂内很高、很宽,和其它礼拜堂一样中挂十字架和“上帝是爱”四字。我们参观之时,阿伯还在找着开第三层钟楼的钥匙,不一会儿略带抱歉地说:“不好意思,我现在记不大得了,没找着钥匙呵。”我们赶忙致谢。根据我们后来采访到的老人介绍,老教堂的礼拜堂顶上曾有一口大钟,一敲起来整个盐鸿镇都听得到。老一辈的信徒的记忆便弥留在当年那钟声里。步出教堂,耳后突然传来老姆的喊声:“老没记性的!你钥匙不就放在桌上呢吗?看你给忘的!”

  按着阿伯的介绍,我们往乡内(中社、上社)方向去寻找教会的其他建筑和其它宗教的庙宇。阿伯说,现在被改作老人组的地方,是原来教会的志上小学【1】。门前,几个光着膀子的大爷正在檐下乘凉,往里头望,几桌老人正吵吵嚷嚷地打着牌。我们迎着老人疑惑又见怪不怪的眼神往里头走,才发现别有洞天。志上小学原有的两栋楼房仍保存完好,有着同时期中西结合建筑的典型特色:券拱顶、四方柱、宝瓶护栏,还刷上了淡粉色的新浆,在阳光中显得格外漂亮。我沿着转角楼梯登上前楼观察,更是惊喜:后楼阁楼窗口上的雕花,与木结构顶上的青瓦飞檐和谐地融为一体,在玉兰树的衬托下亲切而美好。

  后来我们通过查阅有幸得到的《盐灶堂百年纪念刊》(1950年编印)发现,原来这一栋雕饰精致的学校楼房,就是1881年由林旗(号绩顺)长老、林廉长老主持建造于太平庙前的、盐灶乡最早的基督教堂。教会原自1850年便开始办学,地点在乡内港头社黎力基牧师传道之屋(佩兰轩)内;1881年太平庙前教堂落成后,学校迁入该堂授课,始名为“志上轩”;在1924年,教会迁往建于太平庙旧址的新堂,建于1881年的旧堂完全辟为教室;直至1932年,“志上轩”才正式立案为完全小学,改名“志上小学”。而志上小学的前楼,则是在1924年教会迁往新堂之后所建,是为纪念林绩顺长老的礼堂——“绩顺公纪念堂”【2】。

  在玉兰香气和老人喧闹中,我们离开了志上小学旧址,绕至其后巷,发现还有一“培德女校”。按纪念刊记载,志上轩于太平庙前办学时为男女分校,教堂内阿伯亦称培德女校也为教会所辖。而根据我们后续的采访,一位从1949年开始在志上小学念满六年学制的奶奶回忆,她念书的时候已是男女混班教学。据我们推测,1881年采取男女分校,可能是为规避传统礼教中对男女之别的苛求。这位奶奶还提到,当时学校教学的内容十分丰富,包括各种礼貌称呼和社交礼仪、体育、音乐、书法等等,还曾在学校外空地搭台演戏。学校的教师虽多为信徒,但其时已无讲经课程。

  1881年教堂位置称为“太平庙前”,顾名思义,与太平庙距离极近。要到太平庙,还得先穿过旧市场。据乾隆周硕勋本(1762)《潮州府志》记载,当时的盐灶为澄海埠盐课的子埠【3】,“乡民采捕为业”【4】。乡中“市巷”就在1881年教堂之后,现今还遗留多间铺屋,可想象当年窗口前货物之琳琅。穿过市巷,往右一拐,便到了太平庙。

  太平庙,其原名曰“泰平庙”,门有“镇境安阜”匾,刻为“万历辛卯年季冬吉旦立”。而庙中所祀“老爷”(潮汕地方崇拜的神灵通称)匾称“三保威灵”,即以三保太监郑和为原型。但由老爷像可见“三保”已被神化,其形象一分为三。可惜如今庙内既无建庙碑记又无重修之芳名碑,具体建庙时间难以考证。但据我猜测,以主位祀三保推断,建庙应在1405年郑和始下西洋之后;根据匾上时间,建庙应早于万历辛卯年(1591);再据“泰平庙”改名为“太平庙”可以猜测是为避“景泰”年号之讳而改。故其建庙可能在1405—1457年之间。但由于手头的嘉庆《澄海县志》、嘉靖《潮州府志》均没有对该庙的记载,没能进一步找到确证。

  太平庙虽经整修,但庙门两旁的壁画和庙顶上的嵌瓷立雕都有缺失。不过这并不影响它在当地民间崇拜的地位,庙中角落堆放有游神时放置老爷像的推车,每年“营老爷”时便要将神像从庙中请出,与其它神祗一起游遍全乡。

  从太平庙前正对着的方向再往前走,左拐再穿过几间铺屋。赫然又见一教堂——天主堂。盐灶与天主教相关的历史更为久远(早在1650年便有西班牙多明俄会教士杜士比在盐灶传教,后中断),但真正设堂则要在基督教传入之后:据《澄海县志》(1992年版)记载,天主教1899年在县城内建立主堂之后,才以其为中心在各乡设立分堂【5】。另据《澄海市志》(2012版)记载,我们所见的这一教堂始建于1904年,前身为1902年建设的祈祷所。其在“八·二”风灾中被毁后,又于1923年原址重建【6】。不过,我当日所见的老天主堂实际已废弃不用,另于1995在盐灶乡上社新建一哥特式新堂。可惜,我们访乡那天不是礼拜日,新老天主堂均大门紧闭,无法入内了解更多情况。

  记下天主堂后,我们已打算就此出乡。正在感叹这诸多宗教、崇拜集聚于市巷周边之状甚是有趣,我们忽见前方一墙上书“南无阿弥陀佛”,彼此会心一笑——已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我们走近观察,此庙名为“善德古庵”,据《澄海市志》记载,为清代始建,具体年份不详【7】。走访当日,古庵庙门紧闭,但外观修葺一新,想必至今香火常旺。

  在昔日盐灶乡的井之地,民间崇拜、基督教、天主教、佛教(宗祠代表的祖先崇拜暂不列入)各据一地,传布着各自的信仰与随之而来价值观。这一格局形态在今日澄城内亦有相似的区域可见,但在鱼盐之滨的乡村中更值得玩味。各宗教的布局就如同被围绕其中的市集一般,只不过各自所展示的信仰不能以金钱来衡量。这里的人们被各教所绘的世界吸引,反观内心信念,择善而从之。

  在当日的走访之后,我与同伴寻来澄海各时期的方志寻找古迹的线索,并前往汕头大学基督教研究中心特藏室查找资料。之后幸得曾在志上小学念书的奶奶赠与了盐灶堂会《百年纪念刊》,才解开许多关于当地基督教堂会的疑惑,并进一步了解了德国黎力基、英国宾为邻等牧师早期创会的艰难。在此感谢陪同我走访的二位好友、为我们带路的盐灶阿叔、为我们开门的教会阿伯、讲述故事的奶奶以及汕大图书馆特藏室的管理员们。

  【1】魏志远:《盐灶堂会百年史略》、廖献诚:《志上小学》,均载于《百年纪念刊》,基督教会盐灶堂会编印,1950年,第1、11页。

  【2】《先贤传》(佚名),载于《百年纪念刊》,基督教会盐灶堂会编印,1950年,第25—26页,“林绩顺长老”条。

  【5】 澄海县地方志编纂委员会编:《澄海县志》,广州:广东人民出版社,1992年5月,第648页,“天主教“条。

  【6】 汕头市澄海区地方志编纂委员会编:《澄海市志:1979~2003》,北京:方志出版社,2012年1月,第808页,“天主教”条。

  【7】汕头市澄海区地方志编纂委员会编:《澄海市志:1979~2003》,北京:方志出版社,2012年1月,第806页,表27-8。

本文链接:http://amduatwiki.net/xizhangshi/19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