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至尊彩票登陆 > 岩见泽市 >

放飞绿色农业发展梦

归档日期:04-12       文本归类:岩见泽市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中国妇女报》(电子版)的一切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PDF、图表、标志、标识、商标、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以及为读者提供的任何信息)仅供中国妇女报网读者阅读、学习研究使用,未经中国妇女报及/或相关权利人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将《中国妇女报》(电子版)所登载、发布的内容用于商业性目的,包括但不限于转载、复制、发行、制作光盘、数据库、触摸展示等行为方式,或将之在非本站所属的服务器上作镜像。否则,中国妇女报将采取包括但不限于网上公示、向有关部门举报、诉讼等一切合法手段,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

  8月20日,李泽岩(左)与伙伴在查看农场内的山楂树。(新华社记者 杨世尧/摄)

  “让更多人吃到安全、健康、自然成熟、非转基因的食品,让土地及农作物回归本来的生态自然。同时,带动周边农民摆脱传统种植的模式,一起追求绿色效益。”

  李泽岩端来一小盘葡萄,“今年葡萄刚挂果,结的本来就不多,鸟儿又啄去一些。”有人出主意怎么防鸟防虫,李泽岩却笑道“我们的理念是三分耕耘,一分收获。做事不追求多和满,不贪大和全。在生态圈中,众生平等,人和动物、微生物都有存在的理由,可以共生、共享。”

  李泽岩, 32岁,1986年出生的“85后”,海外留学回来的她,正努力在故乡的田野里经营一片农场。

  走过正值收获的花生地,走过枝繁叶茂的果蔬试验田,走过叽叽喳喳的鸡棚,一上午的聊天,中国妇女报中国女网记者感觉这里仿佛是她人生的试验田,是她想改变一些东西、想守住一些东西的试验田。

  李泽岩在秦皇岛外国语学院读的大学,学了韩语。2005年毕业,李泽岩选择了一家韩企,开始了“北漂”生涯。

  从英语音标学起,李泽岩通过雅思考试,申请国外留学。2010年李泽岩到美国俄勒冈大学学习。“刚开始和大多中国留学生一样学习商科,后来发现这不是我喜欢的。我喜欢哲学、社会学。”找到自己的兴趣点,努力学习,毕业时她拿到两个学位。

  2014年回国后,李泽岩先后在两家高端定制的旅行社工作,做国外旅游线路设计师。两年后,就在公司领导要给她升职、给她股权时,30岁的李泽岩却要离职。

  “我也和一些女孩子们一样,有过虚荣、狂热的消费阶段,买古琦、爱马仕名牌包包,但我发现拥有这些物质的东西也就高兴几天,过后感觉还不如我做义工帮助别人心里更愉悦、更幸福。”

  苏格拉底说过“不经思考的人生不值得过”。而立之年,李泽岩根据自己的初心选择重新出发。

  没在农村长过,没干过一天农活儿,除了小时候到田野里逮过蚂蚱,李泽岩怎么会想到“务农”?“我们的食品安全、我们的生态环境都已经是一个严重社会问题,我要做农业,生产出安全有营养的食物。” 她想到了饮食问题:水土流失、地下水污染、农药用量过度、大量激素使用等等。

  李泽岩找了三个小伙伴,四个年轻人没有一个学农或所学专业和农业有关,但她们带着梦想勇敢地开启新的人生。

  “2015年夏天,我带着她们在我家抚宁县的田野里随意转。转到西河村时,发现雨过后田地里的水有小腿深。向老农打听,他们说农药使得土壤板结了,不渗水。苗也长不好,玉米长半截就给烧死了。”于是,李泽岩他们决定在这里“安营扎寨”。

  垃圾场清理出来做办公区,板结的土地进行深耕,施有机肥、种大豆进行改良。“秦山农场”就此诞生。

  李泽岩的归来,让父母既不理解也很生气。这一番折腾遭到一些人的冷嘲热讽:“看看,把孩子送出国又有什么用,回来还不是种地?早知道,初中都不用上!”

  创业,这注定是一条艰难辛苦的路。因为经济压力、家庭和周边舆论的压力,中途两个小伙伴离场,留下了李泽岩和蔡菲菲。

  “现在农村的年轻人都不愿意种地了,觉得挣不到钱也觉得不体面。我们是农业大国,总得有人坚守吧,这是我们生存的命脉。”城镇里长大的李泽岩和蔡菲菲笃定了自己的选择,至今她们已经投入了200万元。

  2016年,李泽岩选择了试种台湾速生菜花。“我们天天在地头研究,以为种上好东西收上来就能卖个好价钱。”可是,现实不是,“第一批菜花大多扔了,交学费了。”

  “后来我和蔡菲菲开农用三马车天不亮就跑到另一个县的蔬菜早市去卖,那里有人垄断、欺生,不停地找人来压价,从八毛钱能压到三毛五,还不让别人买。可他们一倒手就卖到每斤三块、五块。”

  这让李泽岩体会到最基层粮农、菜农的苦,也“逼迫”她转变思路,调整经营策略。

  2016年4月,她们在抚宁县一高档小区开了一家“果蔬美”直营店。同样,这个直营店又给她们“上了一课”,价格不抹零、塑料袋收费、不让老太太们随意剥菜等等,引起消费者的不满。

  因为心里有准备,尘土飞扬、风吹日晒,这些在李泽岩、蔡菲菲看来都不是什么辛苦的事儿。但是在价值观,让两个年轻人感到了“水土不服”。有一天压力太大了,两个人躲在车上嚎啕大哭。哭过后,两人咬紧牙关:到别处去学,到小摊上去学,适应这个环境。

  “随顺众生吧”,李泽岩的妥协,加上非常好的菜品,为她们迎来了源源不断的客源。“120平方米的店,我们俩忙得腿都拉伤了。”也因为她们的“顺从”,一些老奶奶们成为她们菜品的“宣传员、推销员”。

  “其实,我们也了解过这些老奶奶的生活状况。现在想想低价卖出去,让更多的人享受到好的事物,也是我们的初衷。”李泽岩说。

  2016年,秦山农场又种植了农科院的两种优质蟠桃树400多棵。“来时一根细棍,没有一片叶子,现在枝繁叶茂。今年卖苗的人过来看,兴奋地在地里拍照。”

  李泽岩坚持种植黄豆、黑豆等豆类植物,一是起到改良土地的作用,二是能创造经济效益。

  这几年,她们也有了一定的“业绩”。“秦山农场”已扩大到60亩,种植的花椰菜、马铃薯、豌豆等农作物通过国家的无公害农产品认证。她们自主注册“秦山田甜”品牌,已成功打入京津冀多家高端社区和有机超市,截至2018年3月网上会员400余名,让消费者在最短的时间吃上新鲜、无公害的农产品。

  李泽岩带着记者在田野里走走看看。“这是中科院的新品种蟠桃树,套种间作的是红心红皮的山东甜蜜薯。它们两种植物在一起发生化感效应,对彼此成长都有利。”“这是烟台的大樱桃、这是美国的大榛子,都是新品种。”“这是我上东北找回来的有小时候味道的老玉米,这是本地产的、因为不赚钱几乎要消失的河北大白杏,我把它们保留下来。”

  “果树种植、花卉园艺,涉及的专业知识我都是从网上自学,你来时我正在网上学习食品加工学。”李泽岩对记者说,“这些知识都是我没接触过的,挺有意思。比如一些花草,学习之后再看见它们就觉得很亲。年轻人要善于尝试,善于学习,艺不压身!”

  同样不是学农出生的蔡菲菲负责园区设施的设计。标准冷库、节水灌溉系统、三级沉降池、光伏发电等等,还有在建的化验室、检测室、食品可追溯系统。

  “让更多人吃到安全、健康、自然成熟、非转基因的食品,让土地及农作物回归本来的生态自然。同时,带动周边农民摆脱传统种植的模式,一起追求绿色效益。”李泽岩说这是她们的理想、目标。

  李泽岩谈到,曾有菜商拒绝收购她们成熟的西红柿,“他们要青的,这样好运输,然后投放市场时再打催熟剂。了解到这个情况,我更坚定了自己的选择。”

  “老一代的农民缺乏引领,需要年轻人参与到农业中,带来新的知识和理念。”方圆60公顷的“秦山农场”是李泽岩的人生舞台,她在这里施展着。今年她试着开发了“开心农场”,又正在二楼打造一个露台,人们可以在上边看风景、烧烤、冷餐、开party。同时,她计划着和学校合作,开发成科普基地,让孩子们了解食物从哪里来,了解农业知识,体验春种秋收的过程。也计划借鉴引进“社区支持农业”模式,让消费者、客户参与到种植生产中来,让他们既享受劳作的快乐,也能直接获得安全、生态有机种植的健康农产品。

  李泽岩说,3年前如果不离职、不离开北京,现在的身价也不低了。但她没有后悔过,“因为我现在做的这件事,比设计旅游线路更有意义。追求有价值的东西才能增添生命的分量。” 李泽岩说。

本文链接:http://amduatwiki.net/yanjianzeshi/336.html